第57章 释疑 - 重生豪门千金

第57章 释疑

正当她们闹的不可开交时,孔庆翔上前将顾长卿拉开,顾长卿顺势扑倒在他的怀里,哭得非常的伤心。 “爸爸,你不会相信这个坏女人的话吧!爸爸,你不要相信她,你天天和她在一起都不知道她假怀孕,我一天和她见不了几面又怎么会知道?”顾长卿抓着孔庆翔胸口的衣服,哭得可怜兮兮。 她的话如一根尖刺刺进了孔庆翔心中最敏感的部位,他不由地想起这段时间自己被这两母女骗的团团转的事实,他一向自诩精明,却被这种一无是处的女人玩弄于股掌之上,这种感觉就犹如被人当面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让他羞愤难当! 可即使如此愤怒,他仍然保持着冷静,他低下头,看着顾长卿,沉声问:“长卿,那为何江老医生来的这么及时?” 顾长卿心中咯噔一声,知道孔庆翔已经对自己起了疑心,这个时候,自己一定要格外小心,千万不可因为慌张而乱了阵脚。 可是面上却装出很难过,无法接受的样子,她挣脱孔庆翔的怀抱,退后两步,泪水扑簌而下,“爸爸,我是你嫡亲的女儿啊,你不相信我,却要相信这个坏女人吗?你难道忘记了,我前几天就和你提过,要请江老医生来帮阿姨调养身体的,今天上午江老医生才打电话给我说会过来,我也不知道他正好来的这么凑巧啊!” 孔庆翔这才记起,之前长卿确实有跟他提过这件事,可是但这样并不能让他释疑。他冷冷地注视着顾长卿。 如果一切只是凑巧,那还好,如果真的是她一手安排出今天的场面……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心急,假以时日,岂不是第二个顾建国? 更让他担心的是,文奇山只怕已经透露事实给她知道…… 可是这些也只是他的猜测而已,毕竟他看着顾长卿长大的,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料子他比谁都清楚。要说她有能力策划今天的一切,他还真是不敢相信。 “那你为什么从没有跟我提过,这种事情,你不是应该让我知道才对吗?”邱婉怡生怕孔庆翔会相信顾长卿,接着质问她。 “邱婉怡!”顾长卿转过身瞪着她,理直气壮,气势凌人,“不要用你那恶毒的心来揣测别人!我好心好意请江老医生来给你调养身体,之前是怕请不动他才没跟你说,今天他忽然打电话给我,我正准备告诉你的时候,爸爸就来电话让我们回来,我打算回来就告诉你的,可是回来发生这么多事,我哪里还记得?” “照你说来一切都是巧合了,世上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吗?”孔玉芬也站起来帮腔。 顾长卿冷笑:“如果我真是一早就知道阿姨是假怀孕,我一定第一时间就告诉爸爸,我何必等到今天,难不成我知道你们今天要陷害我吗?难不成我知道你孔玉芬会挑起事端?难不成我会知道邱婉怡会继而装流产来陷害我?如果我有这等神机妙算,我一定在你们进门之前就算清你们丑恶的嘴脸,说什么都要阻止你们进门!” 邱婉怡和孔玉芬顿时无言,张口结舌,不知该拿什么话来反驳她!可是邱婉怡说什么都不相信这事真的跟她半点关系都没有! 双方对峙着,咬牙切齿地看着对方。 顾长卿转过头看向孔庆翔,见他还是半信半疑的样子,一狠心,索性发起飙来,“好!好!你们一个个的,不是陷害我,就是不相信我!我才不要受这样的委屈,我要出去将这件事告诉大家,让大家来评评理!”说着转身,大哭着向外跑! 孔庆翔一惊,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她身后,将她拦腰抱住。 笑话,这件事一旦传出去,让人知道他如此被人算计,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丑事,他还做人不做? 他连忙哄住顾长卿,“好了好了,爸爸相信你,如你所说,你是我女儿,我不相信你我还能相信谁?乖,不要闹事,这件事情可不能说出去!” 顾长卿自然不会故意和他作对,她顺势转过身趴在他怀里哭,“爸爸,这个世上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你是我唯一的依靠,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欺骗你,我都不会欺骗你,爸爸竟然不相信我,刚才还为了她们打我,我好难过啊!” 顾长卿如此大打亲情牌,邱婉怡她们见了只能干着急,完全插不上手。孔玉芬见了更伤心,她明明也是爸爸的女儿,可是却不能如此在他面前撒娇哭诉。 孔庆翔在顾长卿的哭诉中慢慢释了疑心,也对,她现在无依无靠,有什么能力,又有什么理由和自己作对? “好了,别哭了,是爸爸不对,爸爸给你道歉好不好?”孔庆翔小声地哄着。 事情好像是有惊无险地过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孔庆翔再怎么生气,也不可能为了此事而和邱婉怡马上离婚,结婚才多久,贸然离婚岂不是又引起大家的揣测?愤怒事小,面子事大。 过了两天高太太上顾氏来收钱,孔庆翔毫不犹豫地开了八百万的支票给她。本来四百万可以算在公账上,因为这种慈善活动也算是为顾氏提高了知名度,面子工程,应该算作公关费用。可是开董事会议的时候,董事们将那些报纸杂志都拿出来说,这件事并没有提高顾氏的知名度,对于顾氏来说并没有正面影响,纯粹是孔家借此事出头,既然如此,没道理算在顾氏的公账上。 事实俱在,孔庆翔不好争辩,只好将这八百万自己吞了下来。 这口气自然变本加厉地算在邱婉怡身上。 如今只要他一回来,邱婉怡就战战兢兢,有时候一句话不对,孔庆翔就会当着佣人的面甩她耳光,完全没有没有将她当成人来看待。 邱婉怡每天都以泪洗面,可是擦干眼泪后,仍然忍气吞声地服侍着孔庆翔。 这段日子,顾长卿一直在旁边看好戏,看着孔庆翔日日折腾她,看着她每天身上旧伤未好,又添新伤,看着她日日哭泣流泪,本来看得挺开心,可是慢慢的,她笑不出来了。 因为她发现,这个女人拥有着极其强大的忍耐力和韧性。

上一篇   第56章 指控

下一篇   第58章 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