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真相(下) - 重生豪门千金

第3章 真相(下)

邱婉怡低头看着女儿孔玉芬,“你不甘心,你不甘心?”她忽然笑出声来,笑声阴冷而尖利。顾长卿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在她的印象中,邱婉怡不论何时何地,都是温柔的,贤惠的,善解人意的,让人舒服到心底,她完全难以想象,这种笑声会自邱婉怡的口中发出来。 顾长卿站起身,走到邱婉怡面前,直直地看着她。 邱婉怡自然毫无所觉,她伸手抓住孔玉芬的胳膊,精致的面孔透出阴森的神情,“你以为我甘心?我做了这么多事,还不是为了你们姐弟两!我无名无份地跟着你父亲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熬到今天,你以为我愿意对着这个贱种露出笑脸……”她指着病床上的顾长卿, 顾长卿脸色刷的一下变白,“阿姨……” “可是她手上还有顾氏15%的股份,很得顾氏那些老臣子的眷顾,如果我得不到她的信任,我怎么在孔家立足,怎么在顾氏立足!你以为我真的对她好?我恨不得她死!”邱婉怡咬牙切齿,一种透骨的恨意自她声音中流露出,“她顾玲珑要是知道她女儿被我教成这个样子,不知道是什么感受?她要是知道,我设计引着她女儿走上吸毒的道路,差点身败名裂,不知又是什么感受?” 顾长卿只觉天旋地转,双脚一软,跌坐在地上,泪水不受控制地向外冒。 她一直都当成母亲一样尊重的,敬爱的阿姨……却恨不得她死!她之前所承受的痛苦,原来都是她一手照成…… 恨吗?恨的,可是比恨更多的是伤心,是心痛…… 一种刺骨的冰冷从心底深处慢慢地冒出来,迅速深入道四肢百骸,让她不由自主地发抖。 邱婉怡走到病床边,冷笑着看着病床上的顾长卿,忽然伸出手,一把揭开白布,露出顾长卿惨白的面孔。 邱婉怡笑出声来,“死得好,死得好,你早就该死了!你凭什么压在我儿女头上,你凭什么让我儿女活在你的光环下!当年,你母亲抢走我爱人,后来她得癌症就是她的报应!不过,她有的是钱,请到世界上最好的医生为她动手术,以为能够逃过一劫,我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活下去,压得我不见天日!你母亲是我气死的,当我告诉她,孔庆翔一直瞒着她和我在一起,还跟我生下女儿,她当时就气得晕过去,当晚就死了。如今,你又死在我女儿手里,这叫什么,这叫报应,这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是你们母女欠我们的,活该你们是这个下场。我现在将真相都告诉你,也让你死得明白!” 顾长卿只觉脑袋里“轰”的一声,全身气血倒流,她不顾一切地向着邱婉怡冲过去,大叫道:“你说什么!原来我母亲是你害死的!你这个坏女人!” 可是她的所有愤怒,所有悲哀都是徒劳,对邱婉怡一点用都没有,她的身体穿过邱婉怡,扑倒在地上。 顾长卿趴在地上,以手捶地,痛哭出声,心头滴血! 旁边,孔玉芬站起来走到邱婉怡身边,先是瑟缩地看了病床上的顾长卿一眼,然后不知所措地问母亲,“妈妈,现在我该怎么办,我怎么和爸爸交代?万一警察来抓我该怎么办。”她又看了尸体一眼,躲在了邱婉怡后面。 邱婉怡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怎么?有胆子做,没胆子面对?没用的东西!你怕什么?她是死于过敏,警察也查不出什么来,就算查到什么,你父亲也会帮你摆平!” 孔玉芬还是有些担心,“爸爸不会怪我,还会帮我摆平?” 顾长卿转过头看着这对母女,大叫道:“不会的,我是爸爸的女儿,爸爸再怎么样也不回任由我不明不白地死去!” 邱婉怡冷笑一声,道:“顾长卿很快就要满25岁,他正头痛要将那15%的股份交回到她手上,如今她死了,他的烦恼也没了。而且你爸爸最爱面子,怎么可能将家中的丑事宣扬出去,再说了,与黄家亲事有望,总不能死了个女儿,又将另外一个女儿搭进去吧!孔庆翔这个人,我老早就将他看透了,他要是真的顾念感情,当年也不回任由我在顾玲珑面前说出那番话!” 顾长卿只觉心像是被人用刀活活剥开,痛的她差点透不过气来, 爸爸……爸爸也是害死妈妈的元凶之一! 为什么?为什么?妈妈那么爱他,扶植他在顾氏站稳脚跟,为了让他能在人前挺直胸膛,又将自己的股份慢慢地转给他,为什么,爸爸要那么对她。 顾长卿的手死死地抠住地板,这一次,她连哭都哭不出来。 这时,孔庆翔推门进来,顾长卿看着他那张英俊的面孔,心中虽然万分痛恨,可是仍然保有一丁点的希望,她希望,在父亲的心目中,仍有她这个女儿的位置。 毕竟,那是她的爸爸啊……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孔庆翔关好门,走到邱婉怡身边,压低了声音喝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长卿好端端的,怎么会死?”说着,看向孔玉芬,厉声道:“你不是说长卿有事先走了,怎么会在酒店的包间里昏倒?你到底做了什么?你最好不要骗我,你知道的,我一查就能查出来!” 孔玉芬脸色惨白,求助地看着母亲。 邱婉怡将孔玉芬拦到自己身后,然后抬起头看着孔庆翔说:“玉芬也喜欢黄家公子,所以在长卿的酒里放了一点蛋清,她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这只是意外。” 孔庆翔脸色一下涨的通红,他一把拉出孔玉芬,扬手就是一个耳光,孔玉芬尖叫一声,跌倒在地!她捂住脸痛哭起来。 孔庆翔指着她怒道:“长卿好歹是你妹妹,你为了一个男人,竟然也下得了手!” 说着又要上去打她,孔玉芬吓得在地上爬。邱婉怡冲过去,一把推开孔庆翔,叫道:“好了!长卿是你女儿,难道玉芬不是?为了你的名誉,她直到现在都不能恢复身份,她才是孔家的大小姐!那个黄公子本来就应该是她的!她争取她应得的东西,有什么不对?” 孔玉芬想起自己这么多年明明是金枝玉叶却被人当成拖油瓶,那么多年的白眼和讥笑,她越想越伤心,捂着脸呜呜哭起来。 邱婉怡继续说:“我当年以为能跟你结婚,结果你认识了富家小姐,没有关系,我喜欢你,没名没份我也愿意,还为你生下玉芬!我和玉芬不能见光,我被人笑未婚先孕,笑不检点,可是因为喜欢你,也没有关系!这么多年我忍下来,后来顾玲珑死了,你为了让顾氏老臣子都支持你,非要两年后才能娶我,也没关系!你怕和我的私情曝光,对你在顾氏的地位有影响,不敢认玉芬,也没有关系!这一切我们母女都忍了下来,可是你不要忘了,玉芬也是你的女儿,是你第一个孩子!” 孔庆翔听她说起旧事,脸上阵红阵白,第一个反应就是打开门看看外面可有人听见,确定无人听到后,才关好门转过身,对邱婉怡说:“在这里说这些做什么?”刚才的怒气明显消散了不少。 邱婉怡眼眶一红,冲进他怀里,依偎着他,“庆翔,我说这些只是要让你知道,不管你做什么,我们都支持你,我们才是你最亲近的人啊,你难道真要为了死去的长卿,再将活生生的玉芬送进监狱吗?” 孔玉芬也哭着求道:“爸爸,我知道错了,原谅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孔庆翔看了病床上的长卿一眼,叹口气,“谁说我要将玉芬送进监狱了……而且刚才,黄总黄太太以及黄公子都表示对玉芬有兴趣,玉芬将来是要做华雅集团的长媳的。” 孔玉芬停止了哭声,惊喜交加地抬起头,“真的?” 孔庆翔笑了笑,或许想到在死去的女儿面前笑不太妥当,又收起了笑容,“当然是真的,除了不姓顾,不管是哪方面,你都比长卿强!接下来只看你能不能拿下黄太子了!” 孔玉芬笑着从地上爬起,拍了拍手,自信满满地说:“那有何难,从小到大,还没有男人能抗拒我!” 顾长卿将身子缩成一团,不断地颤抖,颤抖,心中慢慢烧起一团火,这团火越烧越旺,越烧越旺,几乎要毁灭一切。 邱婉怡看了一眼孔庆翔,漫不经心地说,“长卿明年就满25了,本来可以拿回股份,没想到却出了这种事,也是她没有福气……” 孔庆翔沉默了一会,道:“这个孩子是福薄了一点,顾家人似乎都不长命,也不知是什么道理!” 顾长卿只觉全身像是要爆开来,一种无法形容的痛苦腐蚀着她,她大叫起来,歇斯底里的,发泄着心中的痛苦。 她看着面前的一男两女,握紧拳头,咬牙切齿,泪水疯狂而落,“我不会放过你们,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你们。” 可是她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这种无奈更加让她疯狂。她眼睁睁的看着孔庆翔将白布再盖在她头上,然后轻描淡写地交代邱婉怡处理她的后事,接着孔玉芬又挽着他的手臂问他黄家的事情,三人一起说笑着走出病房。 顾长卿不顾一切地追了上去,可是到门口时,背后却忽然生出一股大力,将她吸了回去。同时,身体仿佛凌迟般痛苦,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谢谢顺顺666的评价票,两更送上,求推荐票,求收藏!

上一篇   第2章 真相(上)

下一篇   第4章 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