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拼 - 重生豪门千金

第26章 拼

求推荐票 顾长卿到文家的时候,文奇山还未起床,得到巧姐的通报,他起了床,满心疑惑地下了楼,看到坐在大厅的顾长卿。 “长卿,怎么这么早?” 顾长卿自然不能说是怕他一大早跑出去,她指着茶几上带过来的拼图笑道:“昨晚拼了很晚都拼不好,一晚上睡不着觉,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实在忍不住,就跑过来了。” 文奇山笑了笑,心中暗道,果然还是小孩子,对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抱有如此大的热情。 他走到顾长卿身边,“好,等吃过早饭,我倒要见识见识,到底是怎样的拼图难倒了我们长卿!” 巧姐做了很可口的海鲜面条,两人吃完后便去到书房。 顾长卿将拼图打开来,为了留住文奇山一整天,她买了难度最大的那一种。 文奇山看了看,不自觉地说:“长卿,你应该买简单一点的。” 顾长卿抬起头状似委屈地撇撇嘴,“文叔,你是说长卿很笨对不对……” 文奇山自觉失言,连打了两个哈哈,补救道:“不是不是,文叔是觉得娱乐嘛,不用弄得这么复杂……” 顾长卿笑了笑,兴致勃勃地将拼图摆在书桌上,让文叔和她一起拼。 文叔看了看原图,又仔细观察了一下拼图碎片,一边慢慢地将拼图恢复原状,一边对顾长卿说:“不过,这种拼图倒是一种很好的游戏,能够锻炼人的观察力,对事物的敏锐力,培养人的耐心和细心。” “颜色实在是太杂了,完全找不到相关联的地方。每片看起来都差不多。” “先将比较简单明了的四角拼出来,至于中间比较复杂的部分,慢慢来,多一点耐心,多一点细心,冷静,仔细,用功,再加上反复的尝试,真的将这些都做到,就没有什么可以难倒你。” 顾长卿福至心灵,“就跟做人一样,先将基础打好,先将能做好的都做好,剩下的难题,多多用心,不怕失败,反复尝试,就一定会成功!” 文叔抬起头,笑容充满惊喜,他摸了摸顾长卿的头,赞道:“长卿,难得你有这种感悟!”之前似乎小看了这个小女孩了! 顾长卿脸微微一红 24岁的自己得到这种赞赏,是该脸红。 两人很用心的拼了一上午,也才将四角拼出个雏形。 两人都有些眼睛发酸,便让巧姐送上来喝的,两人休息了一会。 顾长卿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间已近11点,一天过去将近一半了。不过她仍然不敢松懈。 趁着休息时,文叔和她说着公司里的趣事,正听得开心的时候,文奇山的电话忽然响起来。 “我先接个电话。”文奇山一边按下电话,一边站起走到窗户处,顾长卿的目光追随着他,心中有些紧张。 听得他说:“什么?怎么会出这种错误?我昨天不是都交代好你的?”他的眉头皱起,表情非常严肃。 顾长卿情不自禁地站起来,心提到了嗓子眼。 “这时?”文奇山回头看了顾长卿一眼,眉头皱得更紧,“这个时候不行,我有些事。” 顾长卿走到文奇山的身边去,双眼紧张地看着他,小声说:“文叔,你说过的,今天哪也不去的……” 文奇山面露难色,他用手捂住电话,“公司里有点急事……” 顾长卿很果断地打断他,“我不管,我不管,你答应我的!”说完不由分说,抢过他手中的电话,按下结束键。 文奇山看着她,无奈的语气像是在哄孩子,“长卿,这是正经事,文叔去去就回,用不了多久的时间,这是个大客户,出了问题,公司会遭受损失!”说完,伸手要拿回自己的电话。 “损失就损失,做人要言而有信,文叔不是和我说过这句话?”顾长卿手拿着电话放置身后,连退两步,让他一抓成空。 “长卿,听话,不要无理取闹。” “不,不行,今天文叔哪里也不能去。”顾长卿丝毫不让。 这时电话又响起,顾长卿气恼得要关机,文奇山上前一步,眼明手快从她手中抢过电话接通。 “好,我马上就过来!”他对电话里说。 说完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文叔马上就回来,和你一起吃午饭!”说完不再顾忌长卿的反对,向门口走去。 顾长卿看到他急速离去的背影,心中升起莫大的惶恐,她冲上前,死死地拖住文奇山,眼泪在一瞬间滚落下来 “文叔,文叔,不要出去,你听长卿的……” 文奇山暗怪顾长卿不懂事,本来有些恼怒,可是回头看到长卿一脸的哀痛,满脸的泪水,不由怔住,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 “长卿,你这是做什么?文叔很快就回来!” 顾长卿死死地抱住他的胳膊,泪流不止,“文叔,你相信我,今天你只要一出去,就会遇到车祸,会没命的!”为了让文叔相信自己,即使是被他怀疑有精神病,她也顾不得了,将实情都说了出来。 可她所说的实情听在文奇山的耳里就像是笑话,文奇山失笑,“长卿,你在说什么?你什么时候能看相了,还是铁口直断,断人生死?” 能将语录倒背如流的他自然是典型的唯物主义者! 顾长卿也知道自己所说的事情难以让人相信,可是除此之外,她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她抬起头,看着文奇山,尽量让自己看上去真实可信, “文叔,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可是我所说的都是真的,我其实已经24岁了,在24岁的时候被玉芬害死,结果再醒来却回到了14岁……”见文叔面上露出怪异的神色,顾长卿急道:“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荒唐,可是这都是真的,文叔你相信我,前世你就是今天遇到车祸去世的,你不要出去,不要出去……” 顾长卿急得直哭。 文奇山摸了摸额头,然后拉着顾长卿在沙发上坐下,神情有些无奈,又有些担心。 “长卿……”文奇山看着她焦急惶恐的脸,欲言又止,像是不知该怎么说,“我知道你担心文叔,这段时间你的压力太大了,晚上又睡不好……”很明显不相信她,14岁的长卿告诉他已经24岁了,还说他今天会遇车祸死,这种事情让他如何相信? “文叔……”顾长卿捂住脸呜呜地哭,心像是被什么紧紧揪住,明明知道事情的发生却难以让对方相信,也难以帮助对方逃避,这种无奈,这种焦急,这种惊惶,如果熊熊烈火炙烤着她,让她痛苦万分。 “你以为我是在白日做梦,你以为我精神有问题?文叔……”顾长卿抬起头,握住他的手,恳求道:“就当我白日做梦,就当我精神有问题,你依我这一回,让我安心好不好……文叔……” 她的泪水一滴滴地滴在他的手上。

上一篇   第25章 防范

下一篇   第27章 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