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有我在,你就是天使 - 重生豪门千金

第135章 有我在,你就是天使

第135章有我在,你就是天使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 网球场外是一大片的草坪,道路两边法国梧桐高大挺拔,枝叶茂密。 顾长卿和冯爵站在其中一棵法国梧桐下。听到声音,两人齐齐回过头去,浓密的树荫下,两人的脸色都有些暗沉。 亚斯朝着他们走过去,自然而然地站在了顾长卿的身边。他看着冯爵,问顾长卿:“海伦,他是谁?好像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顾长卿心中一紧,冯爵的身份特殊,最好是不要让他们知道他的来历,否则一旦让邱婉怡他们知晓,还不知会带来多大的麻烦。 想到这,她看向亚斯,很自然地介绍,“这是我在暑假无意间认识的一个哥哥,也是人,现在也在这边读书,他今天和朋友来看比赛,刚好遇到。” 接着又看向冯爵:“这是我一个学长。” 亚斯听了顾长卿的介绍仔细打量了一下冯爵,见他外貌帅气,气质沉稳,可是穿着较为普通,他的人生经历让他养成凭着外在因素判断人身份的习惯,如今冯爵身上没有一件事物可以显示他的身份,在他看来这也不是太了不得的人物。 只是两人刚才在一起的情形看起来有些暧昧,让他心生警惕罢了。 亚斯向着冯爵伸出手,笑了笑:“你好,我是亚斯.道特林,没想到海伦在这边还能遇到谈的来的华人,我很高兴。也很高兴认识你。” 这种语气让人一听便觉暧昧,顾长卿忍不住瞧了一眼冯爵的脸色,却见他神色如常,顾长卿暗暗松了口气。 冯爵看着亚斯,近看此人,更加惊异于他的漂亮,只不过微微一笑,似乎能让万物失色,在他看来,男子长成这样,未免过于阴柔,可是对于女孩子来说,一般很难抵挡这种美丽吧,否则,现在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号称花样男子的偶像明星受到女孩子的追捧了。 一想起此人时时在顾长卿面前露出这种笑容,冯爵心里就很不爽,不过面上依旧平静。 他向着他伸出手,正要介绍自己的时候,顾长卿忽然插入两人之间,笑着对冯爵说:“哥哥,今天难得在这里遇到,一定要请你吃饭,趁着天色还早,我们出发吧。” 冯爵看了她一眼,收回了手,笑道:“好。” “你有开车过来?”顾长卿走到他身边,又问。 “我的车就停在前面。” 顾长卿笑着点头,回头对亚斯说:“亚斯,我们先走了,你待会看到真真,和她说一声。” 亚斯笑着答应,然后看着两人并肩离开。 这时,赵真真从网球场中出来见亚斯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呆,便走到他身边。 “亚斯,怎么你一个人,刚才你不是出来追海伦吗?她人呢?”赵真真有些不悦,亏她还故意落后给他们两人创造机会,这亚斯长得像是一朵花,可是怎么在对付女孩子的手段上连布鲁斯都不如? 亚斯依然看着顾长卿他们离去的方向,说:“简,海伦有别的男朋友吗?” 赵真真很肯定地摇头:“不可能,如果她有男朋友,我怎么会不知道?” “可是刚才有个男孩子来找她,他们似乎很熟悉,而且那个男孩子看起来很不错。两人一起刚刚离开。”亚斯指着他们离去的方向。 赵真真皱起眉头,“不可能……”说完向着亚斯指的方向冲过去,“我去看看。”亚斯也跟在她的身后。 两人冲到大道上,刚好看到顾长卿坐在一辆车上离开,那驾驶座上的人却看不清楚。 “看到没有。”亚斯走到赵真真的身边,低声说,“如果海伦还有别的男朋友,难度可要大很多。” 赵真真看着迅速离去的车位,忽然笑了:“本田……。”她回过头看着亚斯,笑道:“你放心,顾长卿绝对不可能和开本田的男孩子谈恋爱的。如果她的男朋友可以那么简单,我们何必费尽心思地抬高你的身份?我想,他们只是普通的关系而已。” “是吗?”亚斯挑了挑眉。 赵真真冷笑:“亚斯你是否也要抓紧了?昨晚我阿姨还在问我进展如何,我都不好意思说。你拿了不少了,现在我阿姨千方百计在帮你找合适的心脏,不知花费多少人力物力,如果你做不到,趁早说,也省得我们为你费尽心思” 亚斯脸一沉:“海伦虽然单纯,但绝不愚蠢,想要得到这种女孩子的心,不是容易的事。” 赵真真哼了一声,充满轻蔑,“不要为你的无能找借口”说完,转身离开。 亚斯看着她的背影冷哼了一声。 另一边,顾长卿让冯爵将她带到普林斯顿的公寓里,因为她有些话要对他说,别的地方不方便。两人回到顾长卿的房间,叫了外卖。冯爵点了一份意大利面,顾长卿要了一份牛排。 两人在客厅的皮沙发上坐下,中间隔着一尺的距离。顾长卿将加菲猫靠垫搂在怀里。冯爵低着头,玩弄着手中的车钥匙。 两人从学校中出来后,顾长卿就开始酝酿着该怎样委婉地请他以后不要再来到学校里找她。忽然一下子说出实情似乎不太合适,可是直接的要求,又觉得有些过分。 正当她纠结不已的时候,冯爵忽然开口了。 “你似乎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我,为什么?”刚才很明显,顾长卿在阻止他介绍自己。 “即使你不喜欢我,也没必要将我藏着掖着,一定是有别的原因”冯爵看着她,很肯定的语气。 顾长卿低下头笑了笑,还真是什么都瞒不了他…… 也罢,这些事情让他知道又怎样?他知道了或许还能配合自己。 顾长卿吁出一口气:“因为我在防备着刚才那个人……”说着,顾长卿将赵真真和亚斯都是邱婉怡派来的事情娓娓道出。只是其中的一些细节部分,比如性派对的事,比如她设计让赵真真投入布鲁斯怀抱的事就隐瞒了下来。 因为她知道,他知道了一定不能接受。至于孔庆翔害死母亲和文叔的事,事关重大,她不敢轻易说出口。 “他们两个人,一个在我身边监视我,再回报我的一举一动,另一个就想方设法地yin我,两人暗中勾结,一唱一和,肯定没安什么好心,所以我不动声色,一边麻痹他们,一边看看他们到底要玩什么花样” 冯爵怔怔地听完,手中一松,车钥匙掉了下来,发出轻微的声音。 顾长卿抬起头,看着他那张惊讶的面孔,苦笑一声:“是不是感觉听故事一般,电影也不外如是。人们常说艺术源自生活,果真是这么回事。”更险恶的她还没说了 “长卿……”冯爵轻轻叫了她一声。他是很震惊他听到的,可是更让他难受的是她的态度。 那种似乎习以为常,满不在乎的态度。要经历多少,才能将这些可怕的事情看得如此淡薄? 顾长卿抱紧加菲猫,她低着头,轻轻说:“所以,我说我们不适合,冯爵哥哥,我的世界太阴暗,太多阴谋,太多算计,而你代表光明,注定无法与黑暗共存。我们双方在一起都会很辛苦,你好好的一个人,何必来趟这趟浑水?以后你不要来找我了,就当我是你人生的一个过客,过去了,也就过去了。这样不仅仅是为你好,而且我也不想让他们知道你的身份。” 冯爵重新拾起车钥匙,将它紧紧地握在手中。 “长卿,你确定这一切吗,会不会有什么误会……”虽然人心险恶,可是真有人会因为一点利益如此伤害算计一名未成年的少女? 冯爵宁愿相信这一切都是误会,只因太可怕了…… “我也希望这一切都是误会。可是,我调查过一切。赵真真确实是我后母的侄女,她如果心中没鬼,她为何要隐瞒这一点?我每天在她面前装傻,似乎都成了习惯了……”顾长卿笑了笑,无意识地揉捏着加菲猫的耳朵。 “还有亚斯,我也正在调查他,只是还没有消息,但是我不止一次看到他同赵真真鬼鬼祟祟,而且他成天围着我转,难道我真是发光体,一下就吸引住他,太可笑了” “谁说不是?”冯爵低着头,看着手中的车钥匙,轻轻说:“长卿……你本来就是个发光体,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吸引他,至少,你吸引了我。” 顾长卿手中动作一滞,她低着头,一动也不动,一滴泪珠从她脸上滴落下来,落在加菲猫的靠垫上,迅速消失。 “冯爵哥哥,你不要跟我说这些,不要对我好,不要喜欢我,不要靠近我,拜托你。” 谁不渴望得到别人的真心对待?她身边环伺的都是些居心叵测的人,她小心翼翼,时刻警惕,一丝一毫的都不敢放松。 只有跟他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是那么的轻松,她无需防备什么,也无需警惕什么,更不用逼着自己去算计什么,单纯的,自在的,舒适的,甜蜜的…… 她想她终其一身,也不能忘记那个繁星满天的夜晚,多么的美好,多么的甜蜜…… 她也眷恋,她也期盼,更想拥有 可是她明白,事情永远都有两面,他的原则,他的正直带给她极大的安全感,带给她心灵的安慰,可是,他因为正直,以后决不会认同她的手段,他因为原则,以后也决不会轻易妥协。 然后她也不能妥协,不能软弱,有些事情是她必须要坚持,无法放弃的。就算是为了他,也不能够 两人根本没有任何前途可言,为何要害人害己? 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花了一整晚的时间说服自己硬下心肠,为什么还要来动摇她,她不是无敌女金刚,她不可能时时刻刻保持清醒…… 顾长卿转过头,心酸不已。 “我也不想啊,长卿……”他趋过身子,握住她的手 顾长卿微微一颤,下意识地就想甩开他,可是他却更紧地握住她的手,牢牢的,带着某种不可改变的决心 “你一次又一次的拒绝我,你以为我不生气?可是我生气过后,仍然想见你,仍然关心你,仍然想靠近你,我有什么办法……”他低下头,轻笑一声,“就像这次,我控制自己不给你打电话,可是一听到是洛克高中的网球赛,我情不自禁地就跟过来了,一点办法都没有。” 顾长卿转过头看着他,他也看向她,漆黑的眼眸幽暗深邃,本来坚毅的面部线条在这一刻温柔无比。 她的心一阵酸,一阵疼。泪水不知不觉盈满双眼,她连忙低下头。 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轻轻地说:“长卿,不要急着否定我,光明黑暗什么的,这个说法很不可靠,谁说我一定光明,我也不认为你黑暗。长卿,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面对,什么事情都有解决的办法,我想所有人的存在都只有一个目的,都是为了更快乐,更幸福,我想没有人是例外,只是有些人对幸福与快乐的解读不同而已。我们就向着这个目标奋斗,所有的难关我同你一起闯,所有的困难我同你一起分担。” 多么温暖的承诺,多么美好的构想,可是…… 顾长卿抽回手,抱紧加菲猫,将脸埋在加菲猫里,情绪有些失控:“有很多难关是你所无法想象的,你不知道他们有多坏。他们是杀人犯他们害死了我妈妈,害死了文叔我不可能放过他们我不会让他们好过哪怕变成魔鬼我也不会放过他们我不会有幸福了,我再也不会有幸福了” 顾长卿嚎啕大哭,哭的声嘶力竭,所有的苦,所有的痛,所有的伤心和难过,所有的恐惧和焦虑,在这一刻都化为泪水尽数发泄出来。 好久好久都没有这么放肆过了,对着任何人,她都不敢有这种放肆,因为她不敢让任何人看到她的软弱,包括李佳,包括徐坤,可是今天,在他的真诚,在他的温柔下,她第一次坦诚地放开自己,面对自己。 冯爵看着她,脸色微微发白,她所说的每一个字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震荡。 他的世界简单而快乐,即使有时候也能见到阴暗,也只是雾里看花,不痛不痒。从没有哪一次,会让他有这种震惊的感觉。 他慢慢地接触她,慢慢地了解她,每一次他都以为是极限了,可紧接着,就会有更惊悚的事情来轰炸他。 这一刻,他的心中也有些茫然,他忽然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他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他怔怔的,无所适从。 可是她的哭声一下一下地刺激他,他从未见人那么哭过,像是要将心哭出来,眼睛里像是要流出血来。 他忽然觉得心好痛,痛得受不了,她哭的有多厉害,他的心就有多痛,那一滴滴的不是她的泪水,是他心中淌出的血。 “长卿……”他挨到她身边去,将她搂在怀里。紧紧的,紧紧的搂住,“不要哭,不要哭。乖……”他用脸摩挲着她的鬓角,那里已经是湿漉漉的一片。 “不怕,不哭。”他在她耳边小声地哄着,低声的呢喃。 “不哭,不哭,有我在这里。”他轻轻地说,心中越来越疼,“他们不爱你没有关系,我会爱你,很爱很爱你,将所有的爱都补偿给你,我不会让你变成魔鬼,有我在,你就是天使……” 有我在,你就是天使…… 顾长卿忽然停住了哭泣,然后她紧紧地抱住他,将脸埋在他的胸膛上,她想笑,可是泪水却不断地流下来,她想说什么,可是却发不住任何的声音 我不想做魔鬼,我也想做天使…… “他们害死人命没留下任何证据吗?” “没有,至少我没有任何办法找到。” “你说你文叔是死于人为的车祸,要不想办法将肇事司机……肇事司机不会承认的,承认就是杀人罪,死路一条,任何威逼利诱都没有用。” 两人窝在沙发里,顾长卿靠在冯爵的怀里,茶几上摆着两人的叫来的外卖,已经变得冰冷,可是两人都没有心情吃。 “我不会饶过他们……”顾长卿轻轻说:“我没有办法饶恕他们,我要将所有的一切都夺回来,我要让他们一无所有,终身痛苦。这一点,我无法放弃,哪怕是死,我也无法放弃。” 冯爵抚摸着她的头发,一下又一下,极其温柔,“长卿,这两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呢?如此多的秘密。如此多的重担。如此多的仇恨与恐惧。” “就像你看到的那样,用心机,使手段,咬着牙撑过来的。冯爵哥哥,你还会怪我吗,用那种手段对孔玉芬。” 顾长卿抬起头看着他,看到他坚毅的下巴,高高的鼻梁。 冯爵沉默了一会,“长卿,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不过以后,你有什么决定可以先跟我商量吗?有些事情可以用别的方法,只要能达到同样的目的,又不用阴谋诡计,你的心里不是更舒服吗?不管怎样,让自己快乐才是最重要的,我想你妈妈和文叔也不会想你因为仇恨而放弃了自我。” 顾长卿撇撇嘴:“看来,你还是在怪我。” “凭良心说,这一切跟孔玉芬没关系,这么对她确实有失公允,她坏她放荡是她的事,我们可以不认同她,却不能毁灭她。可是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下次,你要先跟我商量。” 顾长卿有些犹豫,要不要将重生的事情告诉他,可是觉得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他一定不会相信,而且他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这些不知道也没有什么关系。 这时,冯爵扶起顾长卿,让她面对着他,他的双眼定定看着她,像是要看到她心里去:“好吗?长卿,以后不要擅自作决定。你想要拿回的东西,我会帮你,但是我们可以用更好的方法。” 顾长卿一时无法回答,冯爵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看来小丫头对我没信心,好吧,暂时先不说这些,我们先处理了眼前的事。” “眼前的事?”顾长卿有些不解。 “赵真真也就算了,有她在你身边也不是一件坏事,可是亚斯就不同了”一想起亚斯那张漂亮的脸成天在顾长卿面前晃荡,他就不舒服。何况还是别有心机。“长卿,你本来打算怎么应付这件事?” 顾长卿冷哼一声,“他既然想害我,我可不会客气。与其等到他来害我,不如先下手为强” “你不是在调查他吗?不如先等调查结果出来再说,或许会有可供利用的地方。” 顾长卿沉默了一会,点点头。 本来她已经有一个计划,可是想来他是不会赞同的,也罢,看看调查结果有没有可供利用的地方再说。 “长卿……”冯爵忽然言又止,顾长卿看着他,“怎么?” “还是不要与他太过接近的好。”他轻轻说。 顾长卿看着他,忽然噗哧一声笑了。冯爵脸一红,佯怒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顾长卿嘴里这么说,可是依然忍不住笑。 冯爵微微转过头去,低声说:“是啊,我就是吃醋,任谁见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身边有个这样漂亮的男孩子,不吃醋才怪。” 顾长卿收敛了笑容,稍稍直起身子,然后伸手扳过他的脸,然后静静地看着他。目光温柔而又明亮,看的冯爵两只耳朵又烧起来 正想挣脱她的手,却听到她说:“我觉得你比他好看,怎么看都比他好看。” 冯爵心中一甜,口中却说,“拉倒吧,大男人说什么好看……” 话还没说完,却见她低下头来,吻住他的嘴唇。 轻轻一触便离开,顾长卿看着他笑,她最喜欢每次调戏完他后,他脸上又是害羞,又是呆愣的表情。 可是这一次,他却直直地看着她,眼中像是有团火在烧,“没道理每次都是你占我便宜。” 他忽然地捧住她的脸,封住她的唇。 他生涩地撬开她的牙齿,模仿着她第一次强吻他的样子,着她的舌,舔舐着她口腔内每一寸甘甜,小心翼翼的,试探着,探索着。 温柔的,甜蜜的。 顾长卿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微微一笑,伸出小舌与他纠缠,他轻轻呻吟一声,身子颤了颤,从主动转为被动,然后她吸允着他的舌,反复纠缠,他的呼吸越来越重。身子也越来越重。 后来她的身体承受不住他的重量,向后一仰,两人齐齐倒在沙发上。 他健壮的身躯压在她身上,她闷哼一声,他听到,连忙撑起身子,同时离开她的嘴唇, 他低头看着她,嘴角带着笑,目光温柔得醉人。 “小丫头,哪里会这么多……”他嘀咕一声,有小小的怨怪 顾长卿嘻嘻一笑;“片里看的”见他脸色一沉,又叫:“别说你没有看过” 冯爵掌不住笑了,老实承认,“我也看过……”又不解:“可我咋就没学到了?” 顾长卿笑:“因为你是木头人,没有慧根” 他挑挑眉,“竟敢说我没有慧根,我现在就慧给你看” 说完他又低下头,封住她的唇,这一次,攻势强劲,将她刚才的招式照搬了过来。不过,更为激烈,更为疯狂,让她头晕目眩,让她喘不过气 期间他稍稍离开她的唇,呢喃:“有慧根没有?” 她糊里糊涂地回答;“有,有……” 他笑:“看来还是要多加练习……”说完又低下头来,重新练习了一次,再一次,再一次 两人都完全沉迷在其中,四唇斯磨,两舌交缠,呼吸着彼此的呼吸,感受着彼此的心跳,一种热流通过唇舌交缠在两人的体内来回激荡。让两人疯狂痴迷,无法自已。 忽然的,冯爵跳起来,不住地喘气,胸口剧烈的起伏,他按住额头,在房间里来回走动,过了一会在茶几旁坐下,“吃饭,先吃饭。” 顾长卿整理了一下衣物,刚才他情不自禁之下,手伸进了她的衣内,抚摸着她的胸,正当她以为他会有更近一步的动作时,没想到他却忽然偃旗息鼓。 顾长卿在他对面坐下,冯爵将她的牛排推到她面前,刚才他已经帮她帮牛排切好,“凉了硬了,不如再叫一份?” 顾长卿摇摇头,“不用了。”眼角瞟到他偷偷地用手揉了一下裤裆 估计是很难受…… 顾长卿低下头,轻轻地笑了。她知道,是因为她还未成年的缘故。 被人珍视的感觉真好。 就当是给自己也给对方一个机会,或许,光明与黑暗也能共存。 她很想和他在一起,无法抗拒。 顾长卿叉起一小块牛排送进嘴里,轻轻嚼动。 “好吃吗?”他问。 顾长卿看着他微微一笑:“好甜。” 冯爵怔了怔,又笑了,低声说:“傻丫头。” 他低下头吃了一口意大利面,细细品味, 不错,确实很甜。 这一章不想拆开,所以更新晚了,不好意思。7000字,其中1000补最晚的加更。谢谢大家的粉红票 今晚没有了,大家都早些睡oo